精彩小说

第八四八章 宋江投降了,就去打梁山

他来自江湖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除夕之夜的东京城,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热闹的地方,没有之一。

????宋江一个人落寞的游走在这座繁闹都市的街头,心中却满是迷惘。

????照说他理应高兴,有道是“男儿生平志已酬”嘛。从一个永无出头之日的郓城小吏,再到绿林中染过一水,最终换来这身朱色公服,他好歹也遂了光宗耀祖的夙愿。

????他也认为自己该是高兴的。可是他突然发现,当自己得到了朝思夜想梦寐以求的东西时,心中却并没有想象之中的欣喜若狂,反而多了种说不上来的孤独。

????新春佳节,阖家团圆,可怜他宋江已经无处可去。嫡亲弟弟宋清当年在二龙山作了他的替死鬼,老父亲也没能熬多久,便撒手人寰了,再也没有机会看到儿子一天到晚空口许出的美好画饼成真。

????如今这天底下,再也没有一个嫡亲人,就只剩他宋江孤零零一个人活着。倔强的活着。

????虽说还有兄弟,唉,兄弟……宋江摇头苦笑,一见面就止不住牢骚的兄弟,正是他宋江无心在军营中过个安稳年的主要原因。这些人一打照面,少不了便要抱怨朝廷如何如何的不←公。都说凭什么忍辱负重换来的偌大功劳,到头来却落得个只听楼梯响,不见人下来的结局。此时全军上下唯有宋江一个人,才定了个区区从五品游骑将军的散官衔(差不离后世副厅级非领导职务),却连个实际差遣都没有,等去枢密院问那些大人们,居然一个个打着官腔,还说甚么现在要过年,一切等年后再议。

????好吧,等就等,只要朝廷公允。迟月把便迟月把!可恨朝廷压根就不是他们嘴上说的那么回事。他娘的才早来几天的王庆,现在已经是堂堂正五品的朝奉大夫,年后便要出知滑州,进给事中。

????文官啊!竟然还是他娘的文官!

????想起来就有气,一个当年在开封府街面上厮混的小痞子,之乎者也都说不连贯,居然转眼便成了一州知州!?凭什么,凭他是个和王伦、田虎齐名的巨寇?还是凭他靠着女人而傍上了童贯的高枝?可弟兄们也不差关系啊,不是都说公明哥哥是蔡京蔡相公线上的人吗!?

????不时升天的爆竹释放出璀璨的烟火,将这个年关妆点得温馨而烂漫。宋江的视线突然模糊了。眼眶内多了些苦涩而陌生的液体。百感交集中,他拐进了一家仍未歇业的老字号古董字画店,装模作样的挑选起字画来。

????过年,正是官场上联络感情的好时机。大年三十出来买字画的,多是外地进京上供的官员,店内伙计瞧见宋江一身朱色公服,心道只怕又是下面上来钻营的小官僚,堆着笑容上便前殷勤的推销起自家货物来。

????宋江却是无心细选,以他的手段实在也是细不起来。就比着身上金银,草草买了一幅价格昂贵的古画,交了金子,打包便走。

????人有心事。步子便急,步子一急,路程便短。只见宋江这时来到一座低调而奢华的宅院旁,问了路人。确认是恩主在东京的住宅后,上前便轻轻叩起门来,没多时。一个满嘴是油的门子出来,看到宋江身上的公服,认得是四五品官员的服饰,当下斜着眼道:“哪里有这种时候来送礼的?阁下是哪个衙门的?怎地一点眼力价都没有!我家相公团圆饭都没用完!”

????俗话说宰相门童四品官,比自己还高一“品”哩!宋江不敢造次,陪着小心道:“小可乃是郓城宋江,现领游骑将军,蒙恩相一手提拔,特上门谢恩。小人也知道恩相事务繁忙,只求能见个面,当面表达谢意便可!”

????“游骑将军?”门子心中冷笑一声,一个赋闲的武官也来装大头?当下道:“我家相公用完膳还要去夫人府上拜年,东西你就留下罢!”

????宋江见说暗叹了口气,送礼连正主都见不到,这算怎么会事儿?这个门子也不知道记住自己名字没有。想恩主身居高位,又是当朝权臣蔡京的女婿,巴结的人不计其数,自然收的礼物繁多,要被这厮弄混了怎处?

bet366是干吗的????宋江到底是个会来事的,伸手在身上摸了起来,便要祭出生平拿手的银弹攻势。门子显然是见过世面的,刚才一直催人走,结果这时却不说话了,只是笑嘻嘻的等着。哪知这时宋江却傻眼了,原来刚才买画只顾挑最贵的买,身上竟然没剩下多少钱,摸来摸去才摸出十两银子,没奈何也只能噪着脸双手递给门子,门子火眼金睛,一看到这锭银子,脸色顿时便恢复成之前的鄙夷,心道好大的块儿,老爷还当是金子呢!这个宋江听说便是相公从绿林中抬举的贼头,说甚么仗义疏财,啊呸,把把老爷当成江湖上那些叫花子来打发?

????宋江是个外宽内忌的人,当初不过发配江州,江州百姓又没得罪他,就有“血染浔阳江口”的狂言。此时门子的鄙视,如何不叫他心中抓狂。可偏他又是个能沉住气的人,当下也不解释,只是礼数不缺的拱了拱手,这才离去。门子多一刻也懒得停留,道声晦气,关了府门便进去了。

????这时天上下起了点点雪花,给这个温馨的大年夜更增添了几分诗情画意,唯独夜幕中宋江那孤寂的背影,却显得与这种环境格格不入。

????“宋将军,宋将军!等一等,等一等!”

????已经走到街角的宋江听到后面有人叫喊,回头一看,竟是刚才那个门子,宋江心中诧异,停住脚步看他到底作甚,只见那门子赶上,面色尴尬道:“宋将军,我家相公有请!”

????宋江心中一阵狂喜,刚才还意冷心灰的凄凉心情顿时抛却,看来下人归下人 ,梁中书心里还是有自己的!当下也不端着了,抬步便催着门子往回走,门子一路上絮絮叨叨,显然是在卖好,宋江知道他巴结自己无非是想捞好处,他也不是舍不得好处,可坏在身上实在只剩些碎银,拿出来未免丢人现眼,只好许诺道:“宋江今日出门太过匆忙,实在失礼,改日专程请门子大哥遇仙楼一叙!”

????门子也不知是真是假,却是不敢再小看宋江,毕竟刚刚挨了主人一句骂,这时要比刚才宽容许多,直道:“那便叨扰了!”

????宋江见这人可交,自然一路奉承,门子直将宋江领到府上书房,便退了出去,这时梁中书正拿着宋江送来的古画欣赏,好似专门等待宋江,宋江见状心头大喜,连忙上前给梁中书行了大礼,梁中书笑呵呵受了他礼,方才道:“旧岁添丝缕,新年消暗雪。宋将军,叫你受委屈了!”

????宋江到底是个半瓢水,多少知道梁中书这句故意反过来用的诗歌特指的涵义,当下连连道:“宋江只知为国效力,不知个人得失。一切全凭朝廷旨意和恩相栽培!”

????梁中书呵呵大笑,却换了个话题道:“下人不懂事,怠慢了宋将军,我已经责罚了他,宋将军不要往心里去!”梁中书倒不像蔡京的大儿子那般咄咄逼人,聊起天来,反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。

????宋江顿时受宠若惊,说实话他和梁中书见面也不过三四回,蔡京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总共也只有区区一回,还是在当初面圣之时那种小规模场合,所以宋江提着猪头,也不敢乱拜庙门,只好先来梁中书这里投石问路。

????眼下得了恩主的优遇,此时宋江心底那种小吏的自卑感消散了许多,当下说了一堆客套话,最后就着梁中书自己提起的话头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小人投效朝廷,全凭一片赤心,断然不敢计较官位高低。但是恩相,随小人一起归顺朝廷的众将领,小人多少要让他们体会到朝廷的优容,不知……”

????梁中书一听,面上的轻松消失不见,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,道:“宋将军,实不相瞒!为着你们一干好汉的事,本官和枢密院那帮人还红了一回脸。不过,虽然难,但总算先把你的事情定下了。你就安心等着上任罢,开年即便不是实授一州都监,也少不得一个团练使的职事!”

????梁中书好似市恩一般的语态,很残酷的让宋江看清楚了自己在对方心里的实际分量,看来大人们觉得自己也就这个价位。不过宋江好就好在,他是个看破不说破的人,万事都留有余地。而且说实话他也并不太计较官位大小,毕竟是苦过来的,当初小吏也好,出卖大哥也好,能熬得今天的结果实在是不容易。

????可关键是,跟着他的那帮人,都在田虎手下已经养大了胃口,甚么殿帅、侍郎的随口就来,如今弄到头,自己也才区区一个都监,也就是当年青州黄信的水准,连秦明那厮都赶不上,这叫他手下这批人还怎么出头!?又靠甚么去继续笼络他们?叫他们继续成为他官场中上进的助力!

????难道讲感情?

????如今这世道能讲感情的人,全他娘的被王伦这厮笼络走了。

????就在宋江苦不堪言之时,忽听梁中书点出一句要害:“宋将军从前是不是忤逆过官家?”(未完待续。)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