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四三四章 金蝉脱壳

他来自江湖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高唐州敢在城池前面和梁山军对垒,这是林冲和徐宁实在没有想到的事情,但确实就发生眼前,不由他俩不信,当下林冲跃马出阵,厉声高叫:“姓高的贼,快快出来!”

????对方阵中一个文官打扮的中年男子把马一纵,引着一二十个军官都出到门旗下,勒住马,指着林冲,骂道:“你这伙不知死的叛贼,怎敢直犯俺的城池!”

????林冲喝道:“你这个害民强盗,我早晚杀到京师,把你那高俅狗贼碎尸万段!” ”小说“小说章节更新最快

????那中年文官闻言大怒,叫道:“谁人出马先捉此贼去!”

????但见官军阵中两将飞出,来并林冲。林冲见了,将长枪一横,直奔出来,接着两将,斗无数合,只见一将腾空而起,原来心窝里早中一枪,连护心镜都叫长枪戳穿了,整个人被林冲挑了起了。这边梁山诸将见了,都是大声叫好,许贯忠望着王伦道:“林教头如今不跟人耗了,一上来便使出杀招,看来是动了真怒!”

????城下中年文官见林冲这般勇猛,心中如十五个吊桶打水,七上八下的,望向于直和温文宝道:“两位统制,贼人这般勇猛,如何是好?”

????于直和温文宝对视一眼,大叫道:“两个不济,再添两个!若是捉得林冲,高太尉那里重重有赏!”

????俗话说“重赏之下,必有勇夫!”便见官军阵中,又飞出两将,口中怪叫连连,直逼林冲而来。这时梁山阵上却不依了,只见杨志和郝思文弯弓搭箭,望着出阵二人射去,但听“嗖嗖”两箭,官军中又有两将落马,顿时引得官军出离愤怒。破口大骂:“梁山反贼,还讲不讲规矩了?”

bet366是干吗的????原来倒地的两人,一人是冲向林冲的裨将,而另一人,却是正在阵中观战的裨将。原本两阵距离是靠强弓射定,而两阵主将也都在安全距离以外,可是眼前发生的一幕,直叫官军众将觉得观战也不安全,几成对方的活靶子,当然心生愤怒。不骂不快。当然也有人想着回射报复,可惜本事不济,射不了那么远不说,又惧怕对方还击,实在没了办法,此时手上办不了的事情只好靠嘴出气。

????魏定国见状,问主将郝思文道:“郝兄,你射那厮有个甚么讲究?他莫不是与你往日有隙?”

????郝思文见问脸上一红,可他是个实诚人。又不愿说谎遮掩,只好实话实说:“我是瞄着出阵那厮的,一时……失手了!”

????魏定国闻言哭笑不得,半天才挤出一句话道:“射的远。也是真本事!”

????此时阵中那个从郝思文手上捡了一条性命的裨将,见了同伴遭遇,刚才出阵时的锐气早泄了大半,一时进也不是。退也不是,忽见这时梁山阵中一个金盔将军飞马出阵,直迎着他而来。这裨将无法,只好勉强上前,与这金盔将厮杀起来。

????两人才斗了十余合,只见金盔将奋起神威,一枪刺中对方咽喉,血溅当场。只听这边林冲也是大喝一声,又是一枪,将对手挑到半空之中,官军见自家连折了五将,人人胆颤,各个心惊,这边阵上却是爆喝连声,鼓声雷动,直叫官军阵脚都有些动摇了。

????“两……两位将军,这该如何是好?”中年文官早无方才和林冲对骂的勇悍,毫无主见道。

????于直和温文宝对视一眼,把牙一咬,道:“鸣金收兵!”

????王伦和许贯忠哪里能叫官军从容退去,当下中军里旌旗摇动,鼓声大作,顿见阵前六个骑兵方阵往前压来,顿时万马扬尘,壮士齐喝,惊天动地,夺人心魂,这时骑兵身后的步军也在各自正副将的率领下,兴奋异常的扛着攻城器械,杀入漫天的尘土中去。

????“不对啊!”正在中军观战的许贯忠摇摇头,对王伦道:“纵然再不知兵,也不keneng傻到认为自己可以一敌十!到底这高廉是出于甚么心态,才会做出这毫无意义的举动?”

????王伦确实也是有些怀疑高廉有甚么诡计。原本轨迹中,据说他有妖术自持,可是自打王伦来到这个时代,就没有遇上一个真正身有法术的异人。

????连公孙胜也只是对占卜星相有些研究而已,王伦曾经还旁敲侧击的跟他求证过,都被他当场否定了。而据王伦自己的观察,传说会神行法的马灵和戴宗不过是轻功过人,而自家徒弟樊瑞和便宜师兄李助更是一身道家剑术,或许也有别的旁门手段,但都不是甚么难以解释的异象,除了给人比较神秘的感觉,也没有撒豆成兵,呼风唤雨之类的异能。

????也是,如果民间真有这般能人,那么开封城破之时,那卖弄六丁六甲之法的郭京也不会背负宋朝君臣的期望,在两军阵前出这么大一个国丑了。

????可此时高廉这厮弄甚么?王伦此时也有些头疼,正困惑时,战场之上突然发生一件异事,只见高唐州东门突然关闭,一哄而散的官军顿时断了退路,被自家人挡在城门外头。

????于直和温文宝见状面面相觑,他们预先商议haode事情可不是这般模样,难不成被自己人摆了一道!?两人心中顿起一阵绝望,温文宝还不死心,望城上大喊,“本将温文宝,尔等还不速速开……”

????可惜他话还没说完,城楼上老大的石块便砸了下来,城上之人大喊道:“你们当兵吃粮,老子们便当兵吃屎!你们半夜睡觉,偏叫老子们半夜守城,使唤起来没完没了,稍不如意,非打即骂!如今总算盼得梁山泊打来了,老子们不伺候了!”

????城下两个统制官这才幡然醒悟,原来是城楼上的厢军和百姓一起反了!两人此时如哑巴吃黄连一般,直是有苦说不出来,要不是高廉要把城里禁军带出来,怎会出这种情况?原本计划是把梁山军马拖入城中巷战,耗他一天半天的,哪知临时冒出这一出来,直打了他俩一个措手不及。

????“对不住了恩相,卑职已经尽力了!”于直和温文宝此时在心头默念一句,当下对视一眼,都明白了对方心意,同时点了点头,也顾不上别的了,直招呼身边亲军,沿着城脚,往北逃逸而去。

????那中年文官也想步他们后尘,正要招呼部下跟上,好巧不巧城头上落下的一个石块砸到他天灵盖之上,顿时血流满面,掉下马来,生死不明。其他人此时自身难保,哪里顾得上管他死活。

????正在这两千多禁军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之时,梁山泊呼啸而来的骑兵前军已经和最外围的官军撞到一处,但见枪、矛、大刀等各式各样的兵器收割着对手的性命,更多的人亡命与马蹄之下,连哀嚎都来不及发出,瞬间便被踩成了肉泥。

????逝者逝矣,活人还要继续遭受恐惧的折磨。纵然此时官军手上都拿着优质的兵刃,身上穿着高水准的单兵甲胄,但他们已经忘了自己军人的本份,原本叫骑兵望而却步的利器神臂弓,此时在他们心里,还不如一只白旗来得实在。

????“降者免死,弃械不杀!”对方阵中所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叫喊声,直叫高唐官军耳膜隐隐作痛,此时也不知是谁带头丢下手上的兵器,只见成片成片的禁军跪倒在地,在这性命攸关的最后时刻,军人的尊严始终没有自己的性命重要。

????“兵不成兵,将不成将!”许贯忠感叹一声,很是失望的摇了摇头。眼下北边出了一个隐隐有实力取代辽国的新邻居,而大宋还兀自酣睡不醒,也不知养了多少眼前这些弃兵而逃的将官和不抵抗便降的士卒。这样的朝廷将来终究有梦醒的一刻,只是不知要付出甚么样的沉重代价。

????许贯忠只是触景生情,王伦却是时时心有所感,刚才劝降的命令便是他下令所发的,眼前这些人或许恇怯或许懦弱,但始终是自己的族人,战败也并不代表就要横尸沙场。也许战场并不能让他们发挥自身最大的价值,那么就让他们远离战争,好在梁山泊有着数不胜数的机会,让他们去改变自己的人生。

????城上的厢兵和百姓见梁山军马已经开到城门之前,欢天喜地的打开城门,骑兵们在各自头领的率领下,快速通过城门,进城控制局势去了,步军则在后面打扫战场,清点俘虏。

????王伦和许贯忠来到城门之前,和起义厢军以及百姓带头者接洽,这时史进扛着一个文官来到王伦跟前,随即往地上一扔,道:“刚才便是这厮跟林教头对骂!人还有口气,只是晕过去了!”

????王伦便请厢军和百姓前来辨认此人,哪知众人都十分肯定的摇头道:“这人不是高廉!”

????押着于直和温文宝回来的林冲正撞见这一幕,大怒道:“狗贼现在哪里?”

????这两人落在苦大仇深的林冲手上,哪里还敢有丝毫隐瞒,两股战战道:“恩相……啊不,高廉这贼叫我们全伙出城吸引你们,他……他趁机遁出西门去了!”(未完待续……)

????...